王师傅主要承担疾病防疫

王师傅主要承担疾病防疫。不用再承受各种压力,也无需在每年夏季东拼西凑还银行贷款,这对拆了猪场的王师傅夫妻来说,是一种解脱。最近半个月,夫妻俩终于睡上了安稳觉。

王师傅主要承担疾病防疫。王师傅主要承担疾病防疫。王师傅是塔石镇人,5年前建了一个1000余平方米的猪舍,年存栏300多头。平日里,妻子负责饲养,王师傅主要承担疾病防疫。早前他们都是按照厂家提供的配方,自己加工饲料,但总觉得在营养上跟不上猪生长的步伐,“我们也不懂营养搭配,只能这样了。”

王师傅主要承担疾病防疫。最让王师傅为难的是每年疾病防疫期。一般来说,他会去畜牧局要一份防疫程序表,种类、剂量、注射疫苗的时间完全按程序走,但因为每家猪场情况不一样,这样的操作也是有风险的。2014年,王师傅就遭遇了一种名为“猪富红”的疾病,当时打了疫苗后,10多头60来公斤的生猪几天时间里陆续死亡,这可急坏了他们。“一头六七百,几天就损失了上万块呀。”夫妻俩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次日,王师傅就赶到县城的兽药店里,把发病的情况和症状描述清楚,请店里的人帮忙诊断。但是担心其它生猪也感染病害,他回家后赶紧给剩余的猪都打了综合疫苗,好在最后控制住了,“但到底感染了什么,还是不知道。”他解释,“低小散”的养殖户请不起专职的兽医,也做不到先检测再打疫苗,所以一旦遇到发病,只能靠运气了。

一边要承受着防疫压力,另一边沉重的资金和环保压力也让王师傅喘不过气。他这个千余平方米的养猪场,每年需要20至30万的运营经费,但因为是中小型养殖场,向当地信用社贷款的最高额度只有5万,要想筹措更多资金只能找人担保或者采取民间借贷的形式。碰到资金周转实在困难时期,大部分人就找饲料商赊账,“借就要有利息,这样一来成本也增高了。”王师傅的银行贷款还款期是每年8月份,他坦言一到这时,晚上就睡不好觉。尤其到了这几年,生猪养殖整治提升,中小型养殖场因资金有限,环保投入也有限,一听环保部门来检查水质,养殖户们就担惊受怕,若是检测出不合格就要面临高额罚单甚至有被关停的风险。

“生猪价格起起伏伏,‘低小散’的养殖户真正能赚到钱的真没几个。”如今再提起养猪,王师傅特别感慨。

事实上,生猪养殖转型期,像王师傅这样的“低小散”养殖户,身背“三座大山”,在夹缝中生存,难免也会身心疲惫。

“防疫压力,每个‘低小散’的养殖场肯定都有。”关于这点,县畜牧局高级畜牧师杨均伟非产赞同。他介绍,在规模养殖场里,专职畜牧师和兽医师是标配,“可请一名专职的兽医,月薪五六千,‘低小散’养殖户根本请不起。”当前我县现存的养猪场仍有一半以上是中小型养殖场,受资金条件所困,养殖场达不到这样的“标配”,出现疾病后,部分养殖户都会找上他。几个月前,杨均伟出诊湖镇大坪村,一养殖户虽完全按照免疫程序为生猪注射疫苗,但生猪死亡率还是高达20%。“免疫程序不是一成不变的。”到现场后,杨均伟详细了解情况,经过检测后改编了疫苗程序,最后将死亡率控制在了10%以下。

“即使有四五年养殖经验的养殖户,在疾病防疫方面经验依然缺乏,因为这块入门太难。”杨均伟解释道。一头生猪从出生到出栏,至少要打10针以上的疫苗,过程中还存在不同的变数,没有经过专业培训,一般的养殖户是很难掌握。

比起规模养殖场,“低小散”养殖场在商家提供的服务上也处于劣势。据杨均伟介绍,当下,饲料厂、疫苗生产商等陆续推出了类似“检测、注射”一条龙的无偿服务。也就是说,当养殖户订购的商品达到一定数量,商家就提供免费服务,生猪经过检测后再打疫苗就会更有针对性。然而,“低小散”的养殖场毕竟需求量有限,几乎不可能争取到厂商提供的这种服务。

不可否认,传统“低小散”的经营模式确实给养殖户带了种种“忧伤”。来自县畜牧局的数据统计,截止目前,我县存栏量200头以下的养殖场有268家,200至500头的则有399家,可见大部分都是“低小散”的经营模式。县畜牧局屠宰行业监管科科长刘小俊介绍,“低小散”养殖户存在布局不合理、经营混乱、技术实力较弱、难以请到技术专家、抵御风险能力弱等劣势,这些劣势正将“低小散”户逼入“绝境”,是他们不得不面对并思考的问题。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