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改变了全球能源消费格局

6月30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国际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举办的《世界能源蓝皮书:世界能源发展报告》发布会在京举行。该蓝皮书由中国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院长、国际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黄晓勇主编,国际能源安全研究中心组织国内顶尖能源问题专家学者共同执笔完成。

以下为中海油前首席研究员、东帆石能源咨询董事长陈卫东在发布会上的讲话全文,有删减。

随着全球油气供给过剩和价格的下跌,大家对全球能源的安全感越来越强。从国内电力供给来看更是明显,过去因为电力供给不足而拉闸限电,现在发的电却愁销不出去。从全球能源格局来看,生产西移、消费东移的趋势非常明显。低油价下有新机遇、新挑战,安全、挑战、机遇都是同时存在的。

过去十年中国对能源,特别是对石油消费的快速增长,迅速改变了全球能源消费格局。与此同时,美国非常规油气的生产则改变了全球能源供给格局。当前,全球能源格局又发生了变化,中国能源消费的低增长加上美国供给的快速增长,造成了石油价格的下降。

谁是全球能源市场最大的推动者?实际上就是中国和美国。过去我们老讲,中国对市场没有话语权,其实我们没有意识到中国对市场的巨大话语权,我们的影响力就是话语权,我们没有很好地利用我们这个话语权来给我们争取最大的利益。

美国的页岩油气革命给世界能源行业带来了五大冲击。第一,增加了全球天然气供给。第二,最革命性的变化在于,美国非常规油气革命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油气生产方式,它将生油层变成了产层。第三,让金融资本更多地进入石油工业,让金融资本在石油工业有了更大的话语权。

第四,定价机制在改变,从80年代中后期,一直到2000年初,石油价格定价一直稳定在30美元上下,这叫标杆油价。美国页岩气革命以后,供给快速增长以后,供过于求了,原来一直充当机动生产者的沙特和欧佩克不干了,你涨得太快了,我再减,我市场份额没了,这个价格也不见得上得去,干脆我不做了,这就把这个机动生产者的角色又塞到美国头上。所以整个定价机制就从原来的标杆石油价格变成了现在的观察美国的边际成本和边际利润。第五,天然气价格和石油价格脱钩,这个事情将会影响未来整个世界的能源结构。以往,天然气是和石油价格挂钩的,但是美国页岩气革命后,特别是从2013年以后,美国的天然气和石油价格脱钩了。天然气和石油脱钩这个问题,从大宗商品来看意义非凡,因为任何一个大宗商品,如果它没有独立的价格体系,它将不成为独立商品。技术进步让天然气的贸易可以全球化,这将会让天然气跟石油一样成为最大宗的能源商品。

本公号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国际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办。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